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259
查看
0
回复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三)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9-6 17: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过了一段路之后,王排长把自己军帽取下来。他感到自己的头上冒汗。就抬起右手把自己冒着微微汗气的头发抹了抹,说:“连长,我都走得出汗了,你还没有出汗。”
“哎,我还是出了汗。”徐连长说。就抬起手在自己的脸上擦了擦,又放下跟王排长看。
王排长不看。心情有些烦而想到临时打据点的事,感到是多事。就咕噜说
:“没想到,我们要增加一项打据点的任务,战士们一定个个都想去。”。
“那当然是。”徐连长淡淡说。好像这个问题不是他非要考虑的。就步子迈得快些。他一般情况下,在作战之前,他连腿脚都催他行事要快去打鬼子似的;只有和战士们打败了鬼子,他才踏实步子迈的慢点。
王排长刚才摘下的军帽都拿在手上。还时不时用左手摸摸拿着军帽的右手,不想这个问题了反正连长已决定了。就往前走。这样,走了一段路,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眨了眨眼睛,往前看,就戴上军帽,稍快一步跨到已走到自己前面些的徐连长身旁并排走。
“你听说没有?”王排长挺有兴趣问。
徐连长就侧转脸,看看王排长有话要说的脸。问:“啥事?”
“就是我们营长说过的白求恩。”
“哦。”这时,徐连长才想起王营长过去提到过一个外国人。“我听营长说过这个人。”

王排长对白求恩的事好像知道得多。他把右手插在系得略紧的皮带下的军裤兜里,说:“我听说,白求恩从外国来,是一个医术很不错的外科医生。他医术高明,再难的、再严重的伤,到他那里都会得到很好的救治。”
“我没有听说过这些。”徐连长说。可听了王排长对白大夫的夸讲,感到白求恩是了不起的医生。对我们八路军每个战士来说都是太好的消息。这就意味着英勇的八路军战士会大胆地冲向鬼子拼杀,因为,不管受了再重的伤,有白大夫跟他们救治。
“哎呀,我的连长,你除了作战是正事其他事也不爱打听,其余都发闷,也不太和战士们说话,就跟那个一天除了训练,就把一个嘴巴闭臭的计又平一样,是个闷性子。还有,你见了营长就是一两句话,也说不出更多的话。”
听了王排长的话,徐连长才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习惯性伸出右手在自己太阳穴上的蓝灰色军帽边上擦了擦。

说:“我嘛,就这样。”
“还好,我们营长喜欢你。”说到这里,王云龙似乎对这个话题提不起兴致:营长又不是喜欢自己。他就想谈谈白求恩。继续说:
“据说,白大夫专门来晋察冀帮助我们的抗战事业和救治我们八路军伤员的。”
徐连长觉得这太好了,可没有说。
“我还听说,白大夫在晋察冀有八路军和鬼子打仗的战场上,全力抢救八路军官兵。”

此时,走在他俩身后的战士们听了连长、排长谈话,觉得这事是一个大好事,感到非常的阵振奋和幸运!杨得来想道:有一个了不起的医生,我们八路军有了他,真是幸运,他的医术又不错,以往,只要一个、多个战士受了重伤,医生就没法治好,这些战士就死了,没有死在战场,可这跟死在战场不是一样吗?想到这里,他觉得现在不用担心这些了,就算再受一次伤,会有白大夫救治了,那就不会死人啦。
“太好了!如果我受伤,能得到白大夫的救治,想起来都值得。”他话里指的是:有了白大夫真是一种运气。并期盼地说,而且声音高,好像真有这样的事,他润泽的脸有了精神,话就说得快;还把他的右手往大腿上一拍,眼神活泼而发亮。

李进听了他的话,也觉得白大夫一定是一个专门治病救人的医术高的医生。也高兴说:“我也是。白大夫医术这样高超,就是让我受十次伤,我也愿意。”

杨得来看他一眼,认为,大家都有同样的想法:一个战士在战场上受了伤,遇到这样的医生,太幸福了。八路军战士是不惜战死的,可在死亡之边,有幸被一只有力的手拉回,不是更好吗?可他有些疑惑。因为,晋察冀这么大,有这么多与鬼子作战的八路军部队,谁知道白大夫在哪里?就叹了口气,心气都下落了。问:

“李进,你说这晋察冀这么大,谁知道白大夫在哪个战场?”
“对呀,你不说,我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李进说。他感到白大夫在别的战场又不在这里,心里的一片想法都白想了。就像他期盼的故人,只想得起,就是看不到这个人似的。他低着头,用手拍拍自己的系着皮带的肚子,仿佛他身上有灰尘似的。
杨得来又非要弄清这个事。问:“你说,这白大夫到底在哪里?”并看看低头不语的走路的李进。

可李进还是往前走,对这个问话也失望。
杨得来见他许久不回答。就伸出左手轻轻碰了碰李进扛着枪的右胳膊。李进抬起头:“你弄我干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了。”
“可是我们都不知道人家白大夫在哪里?”李进叹了口气,连眉毛都低到他的眼角上。

一个在他俩后面走着的战士叫胡虎,看上去不是太爱聊天,可看他两个在边走边非常的失望。就说:“你两个在那里急什么,问问连长、排长不就知道了吗?”
“嗬,胡虎,你还挺聪明的。”杨得来豁然茅塞顿开,转过脸夸奖后面走着的胡虎。还伸出右手拍拍胡虎灰色军帽的头。
“这有什么。”胡虎说。把军帽扶正,他不喜欢歪戴着军帽,让走在后面的25岁的尹志刚班长看见,就要责备他太松散。这时的尹班长老是一脸涨红,一双眼睛正直仁厚,不能忍受自己一班战士破坏军纪的行为出现。胡虎故意把眼睛稍往后看了看:尹班长正要帮自己战士扛抢。一个战士伸手拿过尹班长为他扛的步枪,尹班长说:

“小鲁,你累了,我来帮你拿。”
“班长,我没有什么。”
“好了。”个性干脆的尹班长打断他的话,就继续走着。胡虎感到尹班长没有发觉自己。就踏实了。好像他做了错事似的。
杨得来也看了下胡虎,但是他关心的是白大夫。就用他有些尖声的嗓音喊道:“连长!排长!”
王排长就转回脸,问:“杨得来,你有什么事吗?”
“排长,你说白大夫这会儿在哪里?”
“营长说就在我们的齐会村不远的松岩村。”
杨得来、李进有些睁大眼睛,瞅着边走脸还注视他俩的王排长。齐声问:“真的吗?”要确定似的。
王排长回答:“是的。白大夫就在松岩村。”还看了他俩一眼,就把他有些斯文的脸转回去,又往前面走。
这下两人和身边的战士议论开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他们过了白龙村,不久就要到前边的据点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