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259
查看
0
回复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四)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9-6 17: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只要过了前面这座小山,就是设在一个大路边的鬼子据点。就好像等着开展工作似的。徐连长就站住,并回转身来。
“同志们,停止前进。”
然后,跟在他和王排长后面的战士们都停下步。
“同志们,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和王排长去前面侦察一下,回来再说。”徐连长说。
“是,连长。”战士们回答。他们就散开,有些站在路上,有些站着,有些就到路边刚发起的嫩绿色小草上坐下,把蓝灰色军帽摘下来,擦自己涨红的脸和额头上的汗。走了近一个上午,大家都累了。
然后,徐连长就对站在身边,双手插在系着皮带的肚子下的裤兜里看着自己战士的王云龙说:“王排长,我们去查看一下据点。”
听到连长唤自己,王排长就转过身:“好吧。”
“尹班长,你也来。”徐连长朝站在杨得来、胡海、肖龙旁边的扛着机枪在喘气,一个脸通红的尹志刚班长招了下手。
尹班长把肩上的机枪放下来对身旁的胡海说:“胡海,把机枪拿着。”
“拿跟我吧,班长。你快去。”23岁的八路军年轻战士胡海伸出手接住班长从自己在右肩上压皱的一个浅浅的枪印上卸下来的机枪。尹班长又叮嘱说:“胡海,你要拿稳,不要把它落下来打烂了。”
胡海一下不高兴:“班长,你以为我连只枪都拿不稳。”胡海说。也不高兴班长在这么多战士的面前说他,使他难堪。
尹班长还是看了他一下,也不理胡海不高兴的样子,还要亲自看着胡海拿起机枪挎在其右肩上,看到他拿稳了,才走开。尹班长较快走到正等着他的徐连长、王排长的面前,然后,徐连长带着王排长、尹班长向前面走去。
战士们看到连长他们去察看据点了。他们都明显感到马上就要拔鬼子据点了,一个个都兴奋了,只等着连长他们回来,就是打据点时候。
   然后,像鸟儿就七嘴八舌议论起来的战士们呆在大路上等着,已经向前面走去的徐连长他们,特别是徐连长他听到身后战士欣喜的议论声。他明白:只要是有仗打战士们就兴奋,就像是在睡眠里,听到有肉吃,翻身爬起来一样,或者喊他们喝酒一样,再浓的睡眠,一叫就醒。我们八路军战士、指挥官,我们的中国军队明知道打仗就是生死在枪弹里跳过一样,但是他们依然坚毅面对。
徐连长和王排长、尹班长快步走过了这座很长的山,看到了前面像馒头一样灰色的土丘。
“快,弯下腰,跟我走!”徐连长马上说。他看到了前面有一个土堆,略能看到土堆前面不远的据点的灰色房顶的视角了。就立刻说。
“是,连长。”王排长尹班长回答。就迅速弯下腰;徐连长立刻向前一出步,这是他的习惯,他是大家的连长,就要无一例外走在前面,哪怕前面有子弹,他都要顶到前面去。他就像一个大哥,让兄弟们退到自己的背后,绝不让他们走上前去冒险,因为,他绝不会让自己的战士吃亏。
徐连长带着王排长、尹班长弓着紧束宽皮带的坚实的背,朝前面的土堆迅速跑去。他们迅速跑着;前面的据点,在他们不断跑动的情形中,越来越近地凸显在他们的视线里。不一会,他们三个跑到长着一些绿色小草的土堆后,赶紧伏倒在上面。徐连长定眼一看:
鬼子的据点位于前面的大路一边。侧正面对着大路。斜面过来对着徐连长他们,它的后面靠近小土坡,远处是一片较高的灰土色的群山。据点被一道土灰砖墙围在里面,里面有两排平房,从徐连长这一视角能看到挨在一起的青瓦房顶。 在侧墙转弯处,有一颗叶子少的槐树,它长着朝灰白色的天空和房顶上伸展开来的嫩绿色枝丫,还有树枝静静地伸到了土灰色的墙里来些。
看来,据点几乎是一块顽石,仿佛专门挡在八路军经过的路上。这里,看不见据点的大门,也看不见据点里的情况,从外面看去非常安静!徐连长说:
“看来,前面就是大门。”
“嗯,我看是这样。”尹志刚班长神情专注看着据点,好像连长要第一个问他问题似的。眨了眨他眼睛说。
“这样倒好,后面(围墙后面)没有鬼子。”徐连长说。右手抬起到军帽帽檐上,把他军帽往上轻轻一掀。
“是啊,这利于我们行动。”尹班长也持同样看法。
心眼多些的王排长说:“我觉得,别看这时据点后面没人,有可能鬼子会有巡逻。”
“对。”徐连长也非常赞成。他猜想道:鬼子肯定不会疏忽对据点周围的监视。
听到这里,王排长心里变阴了。就把看着据点后面的脸转过来,看来他感到这事麻烦了。就问:“连长,这样的话,我们不管任何时候行动,都有可能遇见巡逻的鬼子。”
“当然。”徐连长也这样认为。
“这怎么办?”
徐连长看了眼犯难的王排长,他没有说。从神态来看,他决定非拿下据点不可,所以更坚定。而尹班长瞪了眼犯愁的王排长,用手碰了忧郁的王排长的手臂。说:
“这点,就把你难住了。”
王排长非常不悦!瞪了尹班长一眼,直接把尹班长这话顶回去。“你说得容易,万一在行动中遇到敌人怎么办?”
“那有什么,打呗!”性情刚直的尹班长眉毛往上一扬,干脆说。有一种见鬼子一个就打一个的痛快、坚韧劲头。
“可这一打,引来了鬼子的大队怎么办?”王排长担忧说。
“大不了就撤,不行就和鬼子拼了。”尹班长强硬地张嘴一说,并把右手往怀里有力地一挥。
“你就知道拼杀,我看一班的人在你的冒险念头下,会白白死去多少人。”王排长呵斥尹班长。平时看不惯王排长习性的脾气急的尹班长也不服,眼光非常狠,用右手食指忽地一指王排长的脸:“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得行!一副前怕狼后怕虎的样子。”
“你敢这样说我。”王排长手指着自己的胸部喊起来。
“你就整老子嘛?!”尹班长硬巴巴的、昂起他赤诚血性的脸冲着王排长嚷道。
“好了!”徐连长打断他俩。立刻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这样吧,我们的行动最好在短时间内完成。”徐连长说。他有了一定的主意。“目前,我们主要是进到里面,尽量不引起鬼子的注意。”
“可万一我们遇到鬼子怎么办?”王排长还是担忧地看着徐连长的脸。
“那就马上消灭遇见的鬼子,冲到据点里面,全力解决掉鬼子。”徐连长说。然后,他说:“现在两种情况都有可能。不过,只有机动灵活,就可能乱中获胜。”
“明白了。”两人回答。看来,这事就只有这样。听了连长的话,王排长比先前更有信心了。
“尹班长,你立刻回到战士们那里,喊上三十个人到这里来。”徐连长说。
“怎么,不让全连上。”王排长感到非常意外。
“我想了下,打据点和夺取南大桥,只要二三十个人就行了。”
“为啥?”王排长疑惑不解问。
“据点里,鬼子的人数至多就是三四十个人。”机智的徐连长分析道。
“连长,你怎么这样看。”两人非常的茫然。
“我觉得,据点和南大桥相隔较近,一旦有事,鬼子在短时间内就会进行增援。”徐连长说道。他的意思是:据点就没有南大桥重要,守的人不多。
两人似乎非常明白。
“重要的是不在人数多,而是在精。如果,让一个连的人都上,有可能让我们的新战士送命。他们没有经验,打鬼子就凭一股热情;而鬼子在射击、拼刺刀,各种素质都比我们新兵强。”徐连长又说。
“对,我看就这样。”尹班长颔首赞同。
“可是,你不让他们参加,怎么会有实战经验呢?”王排长好像并不这样认为。
“战斗多的是。”徐连长的意思是:在更适合的战斗里,锻炼我们新的八路军战士。后面的意思王排长当然明白。
然后,他俩就呆在那里;尹班长向还在山里大路边等候着他们的战士们快步跑去了。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