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337
查看
0
回复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六)

[复制链接]

楼主: 桦林边缘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18-9-6 17: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徐连长听了。怎么这样倒霉,有鬼子过来了。他立刻想道:怎么办?徐连长感到心在自己的胸腔里迅速跳动,就像他的心夹在坚实的石壁般的胸腔里一样,感到生疼、闭闷。使他一脸通红不安。这时又传来尹班长十分心急的低喊声:“快呀!连长,鬼子就要过这边来了!”
徐连长听到尹班长有些发抖的声音,他虽然是背对他们,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是,他听得出来,战士们都在为自己担心。如果,再不下墙,等待他们的是枪战,虽然,尹班长说了是三个鬼子,可随着枪响,就会赶来更多的鬼子。徐连长觉得他离地面至少有两米。
不能再这样趴在墙头上,看来,只有这样跳……他还没有想完,又传来了尹班长更心急更低的声音:
“连长,鬼子要到了!”
此时,也有战士压低声音,用手搭在嘴巴上喊道:“连长!快呀!快呀!”
徐连长强烈感道:他们焦急,心都从身体里蹦出似的。他觉得不能再迟疑了,也就是跌一跤,把腿摔折而已。就双手一放,他故意把身子微仰了下,好让自己的背触地,他认为,最好不要把脚和手摔伤。
尹班长看了倒在地上的徐连长,就对两战士低声说:“快,把连长扶起来。”两个战士赶快上前,把自己连长扶起。这时,守在墙侧面的尹班长立刻跑回来。
“连长,鬼子马上到!”
“到后墙。”徐连长立刻说。于是,他和六个战士迅速跑到后墙侧面。
“怎么有声音?”一个鬼子似乎听到墙拐角看不到的那面有人的说话声,还有刚才有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疑心地眨了眨他眼睛。就停步说。
在两个鬼子前走的、一个叫家纳小次郎的鬼子,他比两同伴矮半个脸,看上去他有些大,可能该30岁了,他是一个战场经验和各方面都非常出色的老鬼子兵。他有丰富经验的。他略疑心地眨眨眼睛说:“我还听到有什么东西倒在地上的声音,并听到小声的喊话声。”
在他后边的鬼子叫木谷一男,听他这样说,大吃一惊:“什么,家纳君,你听到了声音?”
家纳点点头。
“那会是什么?”木谷紧张起来,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似的,
家纳说:“走。”
于是,几个鬼子就朝这面墙转过来。
徐连长他们在这房一段侧墙的拐角,背依着发冷的墙。这时,他们已经听到了往他们走来的鬼子脚步声,只是缓慢些;可是,当鬼子脚步声渐渐地走近他们呆的侧墙拐角时,
徐连长站在自己战士最前面(墙的转角处),他根本不紧张,毕竟鬼子只有几个人,要对付他们,他认为没有难处。他主要担心的是:一旦枪声响,就会惊动鬼子而这才是他忧心的。
这时,鬼子的脚步声更近了。他感到,几乎就在他的转角前的两三步的方位,仿佛,脚步声就在他的正面前似的。徐连长把右手慢慢地伸向插在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子上驳壳枪,左手放在皮带上;此刻,脚步声最近了;徐连长明确感到就在自己跟前,尽管隔了一道侧墙,他觉得自己和鬼子立刻就面对面了。
突然,他迅速跨出墙面,右手迅速抽出他紧系在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因为这样无疑是争取主动。
这时,木谷看到一个穿八路军蓝灰军服的人,忽地如风闪在他的面前,身子迅速挡在他面前,好像阻挡他们过去似的;接着,八路军的身子竖着上来,木谷两只眼珠还无反应看着。
徐连长迅速举起驳壳枪用枪柄猛击他的头顶。
木谷立刻感到他的头盖骨有一股闷痛,要裂开似的,眼睛一黑,倒下。
走在一侧的家纳君并未被这一闪出的人影吓着。他看到些背靠在灰色侧墙的一些八路军,有端着枪的,两眼不眨地像狼一样盯着他,仿佛要把他吃掉似的。并看见一个八路军像扑一般,朝着走到木谷稍前一点的一个鬼子像风很快地贴近;这一瞬间,他看见的是八路军班长尹志刚,用冲锋枪的枪柄击打在这个鬼子的耳朵上和脑门上。鬼子叫了声,扑倒在地。两鬼子还没有死。
然后,他感到几个八路军在身后对付自己同伴。他明白,这个时候在八路军手里的木谷君三船君马上被打死。可能这时或者稍后,自己就会被人攻击。
家纳感到自己的生命危险!他反应很快,立刻向打倒木谷的徐连长就要端枪射击。
徐连长迅速起脚,踢到他手里的步枪上,枪一下跳出他的手落地。他干脆回身跑;徐连长紧急纵身像鱼一样扑向家纳君,家纳被扑在地上。
机警的家纳意识到不能被八路军擒住,否则,死路一条。他立刻拔出腰间皮带上挂着的匕首朝徐连长的脸刺去。徐连长向旁边一让;家纳竟然顺势往下刺向徐连长的脖子;徐连长身体迅速倒下,家纳就又白搞了。不过,他看见徐连长仰倒在地上。凶狠地一脚踏在徐连长的肚皮上。
徐连长感到自己肚皮一闷痛,就像一石板横压他的肚皮上。他两眼因一股很痛,而紧闭了下。这一时刻,他感到小肚皮里的肠子具有压迫感,好像往小肚皮里面陷下去似的。
徐连长被一股来自小肚皮里痛,痛得来眼睛一闭,脸都往上一伸,他感到小肚皮里的肠子被一股压力往下一陷,同时强烈地感到自己小肚皮里的周边的肠子往上鼓,就像一个人的脚踩在稀泥地里而泥往上翻起一样。徐连长马上本能地把手抓住鬼子的脚,奋力一推,把鬼子家纳君像被掀开的石头,就重重地摔倒在一旁的地上。徐连长立刻向射击他。又觉得不妥,为了打掉据点,他不能开枪。
在徐连长这一犹豫时,家纳君赶忙起身。他立刻趁这个机会,像一只嘶叫的野狼,凶残地朝徐连长狂扑来,好像连人带身子一起搭上去,企图扭断徐连长的脖子。在这一危险的时间,鬼子家纳举起匕首向徐连长迅疾急刺。

                     日本武士或者军人都有一瞬间,把自己敌人一招爆刺,让对方死自己没有任何危险的特性。


家纳君企图一刀把徐连长的肚皮和胸部刺穿。
还在地上的徐连长,根本没有时间起身,因为家纳君极度迅速。机智的徐连长立刻本能把驳壳枪的枪管往上,是想用枪管对付家纳君。可能这是一种随对方动而动的本能的反应,这时,扑下来的家纳的肚皮抵扑在枪管上,他疼的撕叫了一声,身子抖动一下落在地上。他左手捂住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
这时,家纳看见徐连长起身;他也立刻起身,非常机灵!右手紧握匕首迅速朝徐连长的肚皮刺进去。
略微沉稳的徐连长立刻伸出左手紧握住鬼子持着尖而锋利的、令人不寒而栗闪着白光已经抵近自己肚皮的匕首的 手腕;同时  右手立刻把驳壳枪插进他紧束着宽皮带的肚子上,顺势捏住鬼子的右手腕,本来就是山里汉子的徐连长,力气更大。
两人都知道,谁的力气大,谁就活。
互相都拼命使出全身心力气,两人的脸逼得绯红,就像心脏病发作了一样。
就这样,持续了一两分钟。徐连长看到了鬼子的手开始不胜力气,这表明鬼子力气在减弱。明白这是杀死鬼子的好机会。他突然猛发力,
只见亮晃晃的匕首刀尖被他反过来,倒对着鬼子家纳君的肚皮。加纳紧张了,眼珠都蹬大了而非圆!发慌中,立刻使出浑身的力气,想阻延对着自己肚皮的刀尖而发亮的匕首,也想寻机扭转致命的不利,顿时他紧系宽皮带的迅速一鼓一缩的厚实肚皮在极度地收缩又鼓起,眼珠都要爆出眼眶了,仿佛要鼓脱出来。家纳君脖子发硬,鼻孔扩大,连厚嘴皮的嘴角都往脸上挤。他脸通红如红油漆,脸皮在抖着。看到鬼子已经发慌的眼神,疲乏的气势。徐连长猛发力。匕首就看着看着刺进了鬼子家纳君的肚皮里,“啊!”鬼子大叫一声;这时,一个战士赶来用步枪柄立刻往家纳君的头上一砸。
老鬼子家纳小次郎就倒在地上,过了会,死了。
坐在地上的徐连长连忙说:“快!把鬼子藏起了。”
“是,连长。”
于是几个战士把三个鬼子尸体拖进了这座长长房子后面围墙下的一些烂杂物堆里盖好。立刻往房子西侧快步走去,而这一面不能再呆了,毕竟刚才在收拾小鬼子时,出现了一些响声,很可能惊动了房里的鬼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