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1161
查看
0
回复

睡,无眠(三)

[复制链接]

楼主: 南池朱湾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021-1-8 20: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池朱湾 于 2021-1-8 20:31 编辑

                        睡,无眠(三)
                           南池朱湾
   每年早、晚稻从收割开始,为防止可能出现的偷盗事件,集体稻床(晾晒场)晚上就不离人。傍晚将晾晒的稻谷堆成堆,盖上印,再由生产队里的男劳动力轮流值夜看守,直到谷物晾晒干燥、扬灰去瘪壳、收装入库才结束。
   看守稻床就是在稻谷堆旁睡一个晚上,从来没听说出过什么意外。场地边摆放一张架子床,能遮风挡雨。喜欢凑热闹的孩子,也时常选择稻床做场地来玩耍,此处既平整开阔,又不在大人眼皮底下,还能玩到夜深不愿回家、就在稻草堆里卧一夜,天亮回家再找借口说陪“伯伯”或“叔叔”看稻床,妥妥当当的。
   我的三叔是个乐天派,他看稻床时晚上孩子们去的肯定多,好几次连我都被挤出被窝去钻稻草堆。小叔叔说他自己经历过“抗美援朝”,死人堆里爬起来,再大风浪都不怕,不用孩子们作伴。只有我二叔,老实巴交话又少,没有几个人愿意陪同,倒是他几次主动要我去,我也不好过分去推辞。
   有一次晚饭后,天色阴沉沉的,二叔叫上我,他扛着一床棉被,我帮他提着洋叉(铁叉旧称),一老一少来到稻床上。
   铺好棉被,二叔提起洋叉沿着场地周边巡视一圈。我跟在他后面,看他不苟言笑的,我便提高警惕。二叔咳嗽一声,我也咳嗽回应一声。场地旁边是棉花地,此际长得正茂盛,黑乎乎的一大片,风摇叶动,发出齐刷刷的摩挲声。
   回到架子床边,二叔上床靠坐着,我也没有躺下,就听二叔说,“一个人晚上走夜路,脚步一定要沉稳有劲,发出声响能辟邪。”“真有邪气么?”“怎么没有。只是人的阳气足,火焰高,邪不压正。有一年,汪老爹晚上从五里路外的亲戚家往回走,过一条小河时,看到前面有个人举着灯笼在走,他边喊‘借光、借光’,想跟上那微弱的灯光走,谁知汪老爹加快步子,前面的光也跑得快,好长一段路,也没有赶得上。这时附近一声狗叫,汪老爹惊醒了,凶猛地跺跺脚,那灯笼光便消失不见。迷路了。到临近住家一问,汪老爹早就超越自家的村庄四五里路,一身衣服都跑湿透了。这邪物可能是狐狸、黄鼠狼之类,成精作怪的,想和人开开玩笑。”二叔又说,“世上的万事万物,都有灵性,日月精华养着,风火雷电催着,不能小瞧它们哦。”别看二叔平时不多言,今晚一番话,说的却是我前所未闻,而且,内容惊骇,震撼。“喵——”不远处传来一声猫叫,似乎在回应二叔的话。想起“灵性”,我在心中祷告:如果有灵,这野猫就再叫一声。我的想法刚冒出来,“喵——”,又是一声。我吓了一抖:难道真有感应。我的心砰砰直跳起来。
   二叔再次起身要四边转转,我赶忙爬起来,拿起洋叉,紧跟着,看到我有些紧张,二叔笑着说,“没有什么可怕的,邪不压正。”
   这一晚,我的脑海里尽是些小生物,小精灵。一有风吹草动,我马上很警觉。又想起自己平时对一些小动物的凶残,心里特别懊悔。
   接下来的日子,我把我二叔的话转述给小伙伴们听,大家都很惊讶,纷纷表示再也不敢虐待小动物们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5010679号-4 )Powered by MaiTian X3.2 © 2005-20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