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安徽文学网

搜索
热搜: 初醒
2234
查看
23
回复

又到枫叶红了时

[复制链接]

楼主: 绿野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6 11: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绿野 于 2016-1-1 16:44 编辑

又到枫叶红了时

       一个人的成长何其艰难,一个人的成长如此简单。
                           ——绿野
  
  
  许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我来到爱人工作的小城。早上,我们正在屋内收拾物件,准备上街。突然从门外飞进一个人来,这位不速之客着实让我吃惊不小。
  来人不打招呼,劈头一句就是:“你看过枫叶红了吗?”她面对着我扭了扭身体,歪着头等我回答。我笑着对这位小姑娘说:“见过,那是在江南。”“不是,我是说你看过枫叶红了的时候吗?”我着实懵了半天,更不懂了。我说,枫叶红了的时候我是在江南,我很喜欢枫叶,深秋的枫叶红得比花还要好看。我说秋天的枫叶是如何变黄、变红,然后又变紫的。面对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我想尽量满足她的好奇心,我多说了几句。“不是的……”尽管我说了许多,她仍然流露出失望的样子。我真不知道怎样回答她了。
  她的话太唐突了,我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连你也不知道……”她虽然有点失望,但仍不放弃,又改口道:“我是说《枫叶红了的时候》这篇文章嘛!”她停了一下,又一字一字的说:“你没看《皖西报》?怎么没看过呢?这也没见过?”我怎么不看皖西报呢?那是我们每个办公室都有的报纸。我的印象停留在“枫叶红了”四个字上,那是我印象最深的四个字,我似乎回到与九华山相连的杜村。那是我在江南工作的地方,深秋时节漫山遍野的红叶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我经常站在九华山上眺望西山,那满山的红叶胜过春花,像火一样的红。枫叶给予我的感觉太深刻了。
  突然,我想起皖西报上一篇曾引起我特别注意的一篇文章,我赶忙回答:“啊!你是六安人!我是看过那篇文章,写的不错。”她似乎还不满意:“只是不错?”我加重语气说:“写的很好!我说的不错就是很好!”
  我开始打量站在我面前的这位小姑娘,她让我无法和那篇文章联系起来,令人不可思议。眼前这位姑娘个头不高,有点黄瘦,看样子只有十五、六岁,她是谁家的孩子?我以为她不过是个孩子,实在看不出她是蔴纺厂的一名纺织工人。
  她真的让我对她刮目相看了。我说,你很有才华,很有前途,不应该在这里,你应该多投稿,让报社了解你,争取将来到报社去工作。听了我的话,她高兴起来,“你是第一个这样看我的人,你跟她们不一样!”她是指她的同事们不这样看。我说报社里人才济济,你想立住脚也是不容易的,要设法让别人认可你。她说“我行!”一副很自信的样子。
  她又问我,你认识李清照吗?我说不认识。她说,怎么连她也不认识?我以为是她的亲戚或好友。她说:“这首诗你不会不知道吧?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笑了,续上后两句。我说,你是说南宋的李清照,我太熟悉了。在这个革命高于一切的时代,真是没有想到,一个初中生,却对古典诗词有这样的爱好和钻研,实在是少见。我更有点惊讶了。
  我说李清照是个著名的女词人,你这么爱好文学,可以把她的事迹写成剧本,你不就一举成名,成了剧作家了。听了我的话,她有些惊讶,眼睛一亮。我接着说,写电影剧本不难,有固定的格式,照套就是了,如果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助你。她问我,你为什么不写?我说我试过,手头缺乏资料,写写就写不下去了。如果我在合肥工作就一定能写成,关键是要有资料,我不在合肥工作,这里没有省城那么大的图书馆。如果你能到合肥工作,就有条件了。合肥有省图书馆,藏书很多,在那里你可以找到许多资料。我说了很多,她听得也很认真。
  听我说完,她陷入深思,想了想说,你说的有道理,我试试。转而兴奋地说,你的话我记住了,我不会忘记你的。我说到那时你成了大作家,恐怕就忘记了。她说不会的。
  她又问我为什么不调到合肥工作。她告诉我,她马上要到安徽日报社去工作了,我赶忙祝贺她。真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我问她怎么进去的,她说她父亲在报社工作。我说,你写剧本有条件了,祝你早日成功,看见大作搬上银幕。
  她忽然感慨道:“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我笑了,人小话大,真是一个充满书生气的小大人。我也奉上一句,以为回报。
  她说有事,扭头就走,象一只单飞的蝴蝶,匆匆地飞走了。
  
  后来,看到《寿县大救驾》在安徽日报上发表,知道她可能已到报社工作了,我们一家也已离开小城。
  没几年,电影《李清照》上演了,字幕显示剧本创作人正是这位女孩的名字,她真的成功了!我们看着电影,一边为她高兴。她的同事们谁又能想象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孩,她的名字竟能和一代词人李清照联系起来,和电影和大导演联系起来。我的耳边似乎响起她的声音:“你是第一个这样看我的人,你跟她们不一样!”她好像在对我说:“我行!我做到了吧!”一副很自信的样子。她一溜烟的消失,却又奇迹般的归来!


  几年以后,她在报纸上著文叙说上海摄制组约见她的情景。影片开拍之前,按惯例导演都要约见原作者,可当她高高兴兴地来到大上海走近他们时,却遇到了不愉快的事。门卫看她是一个小女孩,不让进;她脾气很大,终于与门卫吵起来,她说自己是被请来的,门卫怎么能相信呢?她的行动惊动了里面的人,终于出来有人请她进去了。当她出现在这些高贵的大导演们面前时,他们却投以异样的的眼光。在他们心目中,作者应该是一位学识渊博、高大伟岸的大作家,可眼前却是一个又矮又小的女孩,巨大的反差令他们失望,双方的尴尬可想而知。这样一部有深度的电演剧本难道真是这样一个女孩一个人创作的吗?也许是他们对这个剧本的真实度产生疑问,对是不是作者一个人的创作产生疑问。
  也许是剧组和导演们自己感到后悔,事前没有做更多的了解,担心万一失误不好收场。显然,如果有著名作家推荐,那就不存在任何问题了。他们怀疑担心,他们要对剧本进行重新审查。要知道,当时的她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没有多少知名度的女孩,后来发生的周折可想而知。
  不管怎样,电影《李清照》终于上演了。这位女孩用自己的实力证实了一切,我们当然为她高兴。电影《李清照》的上演,成就了一位年轻的女作家,奠定了她在文学界的地位。从那一刻起,她当之无愧地走进大作家的行列。



  第一次见面时,我对她并不了解,后来读到她的一些文章,对她有了进一步了解,印象才渐渐地明晰起来。
  一九六八年初中毕业后,她下放到寿县农村。她在散文《有一个小镇》的开头这样写道:

  我常常执拗地思念着一个小镇……
  当时还是个扎着朝天小辫、常爱把鼻涕抹在袖口上的十五岁的小姑娘时,便被下放到农村接受再教育了。下放的地方原是我的老家。它北濒淮河,南靠一座无名的小山,虽称不上奇山秀水,倒也看着怪舒服的。
  人家挑稻把一挑就是十几捆,我只能用铁叉一头凑合一捆;人家栽秧,我在旁边甩泥团、捏小人;人家刨花生,我偷嘴;人家砍玉米,我大嚼玉米秸……
  
  这时的她,还完全是个孩子。
  十五岁的孩子什么也不能做,还要干不会干也干不了的农活。每天一有空她就往镇上跑,被人称为“赶街迷”;连大表嬸也恫吓她:“不好好干活”一辈子只能“土坷垃拌饭吃”。
  她这个“光着脚丫”溜街的,“一个鼻涕邋遢,丑小鸭一样的小女孩”, “桀骜不驯”的“野小子”,还是照常在街上“穷蹓跶”。没钱还想吃小摊上的绿豆丸子,可就有这么一位徐大爷真的送她白吃了一碗。她总是带着“近于憎恶的心理窥视和防范着小镇上那些小摊贩”,自从和徐大爷相识以后,她逐渐改变了对于小摊贩的“固有的偏见和恶感”,开始感到“小镇上那些小摊贩中也不乏好人。”
  渐渐,她开始关心起曾令她“呕心”的“二秃子”,走进一个卖五香豆的,苦命的“小梅”的生活……在和那些小人物的交往中,她开始深入认识社会底层,关注他们的命运;她被他们身上那种美好的东西所感动。在小镇,她也因此受到了真正的“教育”。
她在结尾中写道:


  三年,在历史的进程中是短暂的,但在人生的旅途中,尤其对于正处在青少年转变时期的我来说,却是一段不算太短的时间。我自信,如果说在今天的我身上还有点美好的品质的话,那么一定和这小镇有关,一定和小镇上那些默默无闻、平平凡凡的“小人物”们有关。
  每当人们议论起时风的沦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趋于相互利用的赤裸裸的物质交换的危险时,我便由衷地更加思恋起小镇来……
  
  小镇改变了她,使她逐渐成熟起来。虽然她还是一个初中生,但在这里她读到了人间的“大学”。作者所做的深情而精心的描述,无非是要告诉我们,深入生活对一个作家的成长,是多么的重要。


  在小城工作时,她外表单纯而朴实。那天谈话,她穿着一件海蓝色的工作服,上衣小口袋上面印有“安徽日报”字样。她说是他父亲为她领的“小号”,但穿在她身上依然较为肥大。随着交谈的深入,她知识面之宽令人吃惊,常常四言八句语出惊人,与她的年龄和学历极不相称,我不得不对眼前的女孩投入惊讶的目光,感慨道:“你真是个才女,令人‘刮目相看’!” 又引用一句“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也。”当她回敬我“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时,我竟一时语塞,找不出合适的话,感慨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刚说完我就觉得不太恰当。她听了嘻嘻的笑着,毫不介意,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怕她误解,我慌忙解释我的话意。我认为那篇关于枫叶的文章含有对未来的憧憬和希冀,或者说,寄托着一个人的理想和追求。正因为如此,我用了这句近乎恭维的话,尽管首句有失恭敬,但后一句却扭转乾坤,用了极度夸张的祝辞了。当然,也算是一种鼓励和祝福,这大概也是一个心怀远大的年轻人需要的吧。

  由于工作性质关系,我对文学的关注是很少的。读了她的《真善美是最后的胜利者》和近作《淮河女儿之墓》,可见她的思想认识有了很大的变化,再不是那个思想单纯的小女孩了。
  几百年来,中国人从对西方文化思想的迷信,到如今儒家思想的回归,对老庄道家思想研究的兴起,代表中国社会思想层面上的新潮流,这种变化是可喜的。这些,似乎都成了她研究的话题。
  
  又到枫叶红了时,勾起我过往的回忆。她的那篇文章,如果说有她超越现实的希冀和梦想,如今的她早已有了超越幻想的成就;如果当时只是一个理想的幻象,而如今枫叶真的红了,真的姹紫嫣红、出凡脱俗地呈现在人们的眼前。
  对于她的成功,我能说什么呢?任何迟到的祝贺都是多余的,但是,她的成功对正做着文学梦的年轻人来说,也许是可以借鉴的。
  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如果说,今天的我还不算太蠢的话,从某种意义上讲,是那个老头的废品收购站造就了我,使我在人生读书的“最佳峰值”年龄里,读了一批有价值的书。热爱书吧,青年朋友们!──倘若你不想使自己愚蠢,倘若你想使自己的人性完善,倘若你一心要在未来成就一番事业的话。”
  
  枫叶红了的时候,真的应该写点什么。我写上这些,它让我回到过去;如果你年轻,写上您的梦想,红叶会化作一叶小舟,度您到遥远的彼岸,那一定是您梦想的乐园!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7 16: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绿野 于 2015-12-16 15:23 编辑

  

 此帖内容已编入主帖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2 18: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绿野 于 2015-12-31 20:51 编辑

  
  
  此帖内容已编入主帖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9: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绿野 于 2015-12-31 20:52 编辑

   在此帖内容已编入主帖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6 15:5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继续发表的片断已编入主帖。因为是前几年写的东西,近做修改发表在这里,不妥之处还望各位不吝指教!
发表于 2015-12-22 14: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又见枫叶红,又见一个成长的历程。问好!
发表于 2015-12-22 14: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又见枫叶红,又见一个成长的历程。问好!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6-4-12 18: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木渔 发表于 2015-12-22 14:01
学习了,又见枫叶红,又见一个成长的历程。问好!

谢谢木渔先生,问好!
发表于 2016-4-13 16: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精华了!高亮了!
发表于 2016-4-14 10: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已选ahwxw200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您尚未登录安徽文学网,注册即可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友情合作|Archiver|手机浏览|小黑屋|

安徽文学网 ( 皖ICP备16014876号 )Powered by ahwxw! X3.2 © 2005-2015    

返回顶部